论针法(六十九至八十一难)

  六十九难

  曰:经言, 虚者补之, 实者泻之, 不实不虚, 以经取之, 何谓也?

  然:虚者补其母, 实者泻其子, 当先补之, 然后泻之 不实不虚, 以经取之者, 是正经自生病, 不中他邪也, 当自取其经, 故言以经取之


  七十难

  曰:春夏刺浅, 秋冬刺深者, 何谓也?

  然:春夏者, 阳气在上, 人气亦在上, 故当浅取之;秋冬者, 阳气鄙人, 人气亦鄙人, 故当深取之

  春夏各致一阴, 秋冬各致一阳者, 何谓也?

  然:春夏温, 必致一阴者, 初下针, 沉之至肾肝之部, 得气, 引持之阴也 秋冬冷, 必致一阳者, 初内针, 浅而浮之诚意肺之部, 得气, 推内之阳也 是谓春夏必致一阴, 秋冬必致一阳


  七十一难

  曰:经言, 刺荣无伤卫, 刺卫无伤荣, 何谓也?

  然:针阳者, 卧针而刺之;刺阴者, 先以左手摄按所针荥俞之处, 气散乃内针 是谓刺荣无伤卫, 刺卫无伤荣也


  七十二难

  曰:经言, 能知迎随之气, 可令调之;调气之方, 必在阴阳 何谓也?

  然:所谓迎随者, 知荣卫之风行, 经脉之往来也 随其逆顺而取之, 故曰迎随 调气之方, 必在阴阳者, 知其表里内外, 随其阴阳而调之, 故曰调气之方, 必在阴阳


  七十三难

  曰:诸井者, 肌肉陋劣, 气少不足使也, 刺之何如?

  然:诸井者, 木也;荥者, 火也 火者, 木之子, 当刺井者, 以荥泻之 故经言, 补者不成觉得泻, 泻者不成觉得补, 此之谓也


  七十四难

  曰;经言, 春刺井, 夏刺荥, 季夏刺俞, 秋刺经, 冬刺合者, 何谓也?

  然:春刺井者, 邪在肝;夏刺荥者, 邪在心;季夏刺俞者, 邪在脾;秋刺经者, 邪在肺;冬刺合者, 邪在肾

  其肝妆慕舜痔、 心妆慕舜痔、 脾妆慕舜痔、 肺妆慕舜痔、 肾, 而系于春妆慕舜痔、 夏妆慕舜痔、 秋妆慕舜痔、 冬者, 何也?

  然:五脏一病, 辄有五也(色) 假令肝病, 色青者肝也, 臊臭者肝也, 喜酸者肝也, 喜呼者肝也, 喜泣者, 肝也 其病浩繁, 不成尽言也 四时稀有, 而并系于春妆慕舜痔、 夏妆慕舜痔、 秋妆慕舜痔、 冬者也 针之要妙, 在于秋毫者也


  七十五难

  曰:经言, 东方实, 西方虚;泻南边, 补北方, 何谓也?

  然:金妆慕舜痔、 木妆慕舜痔、 水妆慕舜痔、 火妆慕舜痔、 土, 当更相平 东方木也, 西方金也 木欲实, 金当平之;火欲实, 水当平之;土欲实, 木当平之;金欲实, 火当平之;水欲实, 土当平之 东方肝也, 则知肝实;西方肺也, 则知肺虚 泻南边火, 补北方水 南边火, 火者, 木之子也;北方水, 水者, 木之母也 水胜火 子能令母实, 母能令子虚, 故泻火补水, 欲令金不得平木也 经曰:不克不及治其虚, 何问其余, 此之谓也


  七十六难

  曰:何谓补泻?当补之时, 何所取气?当泻之时, 何所置气?

  然:当补之时, 从卫取气;当泻之时, 从荣置气 其阳气不足, 阴气有余, 当先补其阳, 尔后泻其阴;阴气不足, 阳气有余, 当先补其阴, 尔后泻其阳 营卫通行, 此其要也


  七十七难

  曰:经言, 上工治未病, 中工治已病, 何谓也?

  然:所谓治未病者, 见肝之病, 则知肝当传之与脾, 故先实其脾性, 无令得受肝之邪, 故曰治未病焉 中工者, 见肝之病, 不晓相传, 但同心专心治肝, 故曰治已病也


  七十八难

  曰:针有补泻, 何谓也?

  然:补泻之法, 非必呼吸出内针也 知为针者, 信其左;不知为针者, 信其右 当刺之时, 先以左手厌按所针荥妆慕舜痔、 俞之处, 弹面努之, 爪而下之, 其气之来, 如动脉之状, 顺针而刺之 得气, 因推而内之, 是谓补, 动而伸之, 是谓泻 不得气, 乃与, 男外女内;不得气, 是为十死不治也


  七十九难

  曰:经言, 迎而夺之, 安得无虚?随而济之, 安得无实, 虚之与实, 若得若掉;实之与虚, 如有若无, 何谓也?

  然:迎而夺之者, 泻其子也;随而济之者, 补其母也 假令芥蒂, 泻手心主俞, 是谓迎而夺之者也;补手心主井, 是谓随而济之者也 所谓实之与虚者, 牢濡之意也 气来实牢者为得, 濡虚者为掉, 故曰若得若掉也


  八十难

  曰:经言, 有见如进, 有见如出者, 何谓也?

  然:所谓有见如进妆慕舜痔、 有见如出者, 谓左手见气来至, 乃内针, 针进, 见气尽, 乃出针 是谓有见如进, 有见如出也


  八十一难

  曰:经言, 无实实虚虚, 损不足而益有余, 是寸口脉耶?将病自有虚实耶?其损益何如?

  然:是病, 非谓寸口脉也, 谓病自有虚实也 假令肝实而肺虚, 肝者木也, 肺者金也, 金木当更相平, 当知金平木 假令肺实而肝虚, 微少气, 用针不补其肝, 而反重实其肺, 故曰实实虚虚, 损不足而益有余 此者, 中工之所害也

上一章 返回目次

小提醒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 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进下一页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腾讯分分彩 www.nj-yueguang.com 版权所有

本站腾讯分分彩为清算发布,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赏识

e77乐彩官网线路 极速赛车手机版下载 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 十大黑彩平台排名 PC蛋蛋|游戏试玩平台 betway必威体育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众益彩票官方平台